🔥香港2017总开奖结果_腾讯财经

2019-08-19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9 18:20:44

-|但是冯郎中没有接,皱了皱眉头,不无感叹地说:“唉,都怨老毛子和日本人。-|因为自己睡觉的炕让姑娘占用了,老张自己没有了住处,征得曲先生同意,他就在西厢房里用木板临时搭了个床铺。-|-他搬来了一只小条凳,一个人坐在门口,不时地望一眼虚掩着的房门,心里蹦蹦地跳着,充满了期待。-|-但是,花姑却不是,她是真心的,她从内心里感谢老张大哥,感谢曲先生。-|-  生活虽然安定下来,但是老张还是天天挂念着自己失散的儿子小东。-|-喝了热水,姑娘好像好了一点,但是仍旧虚弱,甚至吞咽功能都已经丧失。-|-  老张又去到灶房,点燃了锅灶,倒进去一满桶水,把水烧开以后,然后舀进木桶里,提进了厢房。-|-经过热水的擦洗,她的面色更加娇嫩,红扑扑的,美丽异常。|-  “啊......”他呢喃着,已经语无伦次。|-浓密而飘散的秀发,自然地垂在肩上,乌黑油亮。|-

-||-他伸出右手,轻轻地摸了一下姑娘的额头,热得厉害,非常烫手,闺女一定是病了。-||-他不经意间,端详了一下姑娘,猛然发现,还真是一位漂亮的闺女!虽然破烂衣衫,有着憔悴的病容,浑身污垢,也没能掩盖住闺女端庄秀美的容颜。-||-  知道闺女醒了,曲先生很是高兴,也从前面的门头房进到后院里,走进东厢房,来看闺女。-||-“老张告诉花姑。-||-

-||-她心里所恨的,是老毛子,是日本鬼子,是他们无缘无故地蹂躏了她的家乡,霸占了她的村庄,使她流离失所,母女分散,几近丧命。-||-

-||-”  听了老张的话,花姑安下心来,原来面前的大哥,也是逃难过来的,而且是他救了自己。-|-”花姑怯怯的对老张说。-|-”  花姑仍旧跪在地上,没有起来,充满感激地望着老张说:“大哥,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......”  老张无瑕思索,赶快说:“行,答应,一定答应。-|-俺什么都能干,不会吃闲饭的。-|-老张向曲先生介绍了一下姑娘的情况,她的遭遇,她的无家可归,说到痛心处,还想起了自己不幸的经历,不禁也掉下了几滴眼泪,最后才说出了姑娘祈求曲先生收留的事。-|-

-|”老张说,他怕花姑害羞。|-

-||-曲先生正在忙着,为一位乡邻称着食盐。-||-他又让老张从院子后面的菜地里,采了一把一扎高的小白菜,素炒了一大盘。-||-因为时间还早,诊所尚未开门,冯郎中也是刚刚起床。-||-再说,都是一些小事,举手之劳,也费不了多少功夫。-||-

-||-屋子里一片明亮,油灯,还有花姑。-||-

-||-  “谢谢大哥。-|-俺什么都能干,不会吃闲饭的。-|-屋子里热气弥漫,水雾腾腾,一点也不冷。-|-三天以来,喝水喂饭,生火煎药,端屎端尿,还给你洗了脏臭的衣服,都是他一个人做的。-|-  老张有些蒙了,不明白姑娘为何突然如此,有一些手足无措。-|-

-|”  听了区先生的话,老张赶快出了门,去到小巷北面不远处的冯郎中家。|-

-||-“进、进来吧。-||-”  老张和曲先生听罢,大喜。-||-第五章困缘  下了一夜的雨,清晨的气温,寒冷彻骨,就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尾冬。-||-但是,花姑却不是,她是真心的,她从内心里感谢老张大哥,感谢曲先生。-||-

-||-”  花姑见老张已经答应了,就从地上爬了起来。-||-

-||-没有点炕桌上的油灯,老张在厢房里就着黑,摸摸索索地起了炕,开始穿衣服。-|-饭菜很简单,一碗小米稀饭,两个馒头,一碟萝卜咸菜。-|-  “闺女,你醒醒!”  闺女没有知觉,已经昏死过去。-|-看到眼前的情景,老张唤起了自己的同病相怜之感,同情心大起。-|-  已经好久没有洗澡了,前几天,花姑病好了以后,她只是擦拭过一遍自己的身体。-|-

-|俺想起了自己不幸的遭遇,想起了失散的俺娘,我的命好可伶!  看到姑娘已经好些了,曲先生又去到前台,打理自己的生意。|-

-||-  打开黑漆的大门,一只手拿着扁担,另一只手提着两只木质的水桶,老张小心翼翼地迈过大门的挡板。-||-  “来,闺女,吃饭。-||-”老张答应着。-||-她举目无亲,能到哪儿去呢?去锦州,去投奔舅舅?锦州那么大,她又没去过,又能到哪儿去找到舅舅?这二三十天的惨痛经历,真的是太可怕了!一个年轻姑娘,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,到处充满了危险,恐惧,饥饿,寒冷,孤独,尤其是生病的那些天,几乎死去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她完全崩溃了。-||-

-||-老张进到院子里,把曲先生窗下的那一只洗脸的盆子端回到屋子里,放在了炕前。-||-

-||-  “醒醒,醒醒,闺女!”  他又喊道,但是仍旧没有动静。-|-听说在辽阳那边的会战,老毛子吃了败仗,死了成千上万的人。-|-高灯下亮,那火苗儿,红呼呼的,窜得老高。-|-其它照顾闺女的事,比如生火煎药,喂药喂饭,为闺女动弹,都是他一个人做的。-|-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,没日没夜的,只要是曲先生吩咐,只求有口饭吃。-|-

-|不要这样。|-

-||-肯定是从辽东那边躲避战火逃难过来的,可怜的闺女!你们是义举,诊费、药费就免了。-||-曲先生见状,连声说着“谢谢”,也就不再坚持。-||-  闺女仍旧昏迷着,因为发烧,盖着老张的被子,本能地蜷缩着身子,打着寒颤,嘴里说着胡话,喊着她的母亲。-||-  “我看行。-||-

-||-虽然两个人结婚了,虽然相处已经十来天了,但是这样的接触,这样的氛围,他们还是第一次。-||-

-||-而她的父亲,因为经常出海打渔,忙活地里的营生,根本没有功夫。-|-他联想到不久前自己的遭遇,他想,这应该也是一个逃难的闺女,要不就是要饭的,一定也是举目无亲。-|-他只是一个伙计,没有这个能力,也不能替曲先生做主。-|-然后把脏衣服拿到了河沿边,清洗了一下,回到院子里晾干叠好,放在了闺女的枕边。-|-”冯郎中给仍旧昏迷的姑娘把完脉,又翻了一下姑娘的眼皮,继续说道:“给她做点热饭,流质的。-|-

-|没有嫁妆,没有亲人,没有仪式,只有曲先生和曲夫人,分别赠送了他们几件尚新的衣裳,当做了他们的婚衣。|-

-||-姑娘已经三天基本上没有怎么吃东西了,只是喝了一点药和稀粥。-||-你先起来。-||-唯一的问题,就是年龄上有一些差距,我看问题也不大,你还是正当壮年,才四十来岁,她也已经二十,老夫少妻多矣。-||-  好几天了,老张身为一个大男人,对于看顾病重的花姑,尤其是大小便的事,心里也是有所顾忌。-||-

-||-为了投奔锦州的舅舅,走错了路,一个人艰难险阻地来到这里。-||-

-||-老张毕恭毕敬地站在那儿,曲先生一看老张可能有事,就问如何。-|-她忽然记起了前一天那个风雨飘零的夜晚,病饿交加,自己昏倒在一个黑色的大门洞子里。-|-  “喂,醒醒,醒醒,你怎么了!”老张小声地喊道。-|-他伸出右手,轻轻地摸了一下姑娘的额头,热得厉害,非常烫手,闺女一定是病了。-|-都知道,光棍苦,尤其是在那孤寂的夜晚。-|-

-|西厢房没有房门,是灶房,兼做储藏室,放了一些粮食、木柴和杂物,还有水缸和酸菜缸之类。|-